郑在欢:所有故事都是人活出来的原创

笺池斋有声互娱 2020-04-09 08:50:00 4611 文化

郑在欢说:“人生得不得意都得须尽欢。”这个无论何时都强调要“在欢”的他,写出了一本关于城市的故事集。

在他的书房里,有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脑,这台电脑是他创作的好搭档,储存着让他感到充实的文字。屋内墙上挂着几幅油画,还有一把吉他,除了作家身份,他还是一位音乐人,职业写作,爱好音乐,郑在欢是典型的文艺青年了。

与众不同的创作之路

郑在欢从小就爱读书,用他的话来说:“凡是带字儿的都爱读”。从小学开始,他就有很强的创作欲望,用铅笔在本子上写着一个又一个故事,但因为当时年龄小,他并没有“创作”这一概念,只是知道自己“爱写”,密密麻麻在本子的正反面都写满了故事。郑在欢正式开始创作是在16岁,那时他退学外出打工,在枯燥的工厂生活中,文学是他不可多得的精神滋养。每天下班后,他总会到附近的书摊逛一逛,在书摊中,他接触到了当年最火的青春作家——韩寒与郭敬明,开始阅读他们的作品。看到韩寒、郭敬明出书成名,他的写作之路突然有了动力,也更坚定了创作的信心。

相较于其他青年作家,郑在欢胜在经历丰富。从16岁在外打工开始,他遇见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不是从象牙塔里看生活,而是真真切切感受着这个社会。

从铅字印在纸张上的文学,到手机文学,再到后来的网络文学,郑在欢真正经历着这个时代与文学的变化,而且有着亲身参与。2009年,郑在欢来到北京后,用赚的第一笔钱,买了一部诺基亚最新款可以上网的手机。他在上网时,无意之中,看见了一个叫空中网的文学网站,正在举办“手机新文学大赛”。一等奖有30万元的奖金,这对郑在欢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吸引,于是他马上创建了一个账户,编辑了一个标题就参加了比赛。

“当时这是属于纯网络文学,我是边写边发的。创作环境要比现在辛苦得多,是用手机写的,屏幕就很小的一个小方块,因为经常打字,按键上字母的颜色都掉了,但是当时却写得很开心,有很大的热情。”郑在欢说到当时的场景时,还是很激动。他就是用这部小巧且有些破旧的手机,创作出了两篇十万多字的小说。后来他创作的网络小说《有关乐子不同寻常的三年零八个月》获得了三等奖,奖金8000元。他用这笔奖金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对他日后创作提供了很大的便捷。

如果一名作家只有丰富的社会经验而缺少专业素养,创作之路是不会长远的,对于时代的思考也会有所偏差。郑在欢通过系统地学习,弥补了不足。他从前期海量的阅读,到后来有选择性地重看一些书,比如胡安·鲁尔福、海明威的小说,都有帮助他的提高与学习。不断地学习与提高,是一位创作者的必需品,也是郑在欢创作之路一直走下去的秘笈。

创作,我有自己的追求

现实有一万种可能,故事也就有一万种书写。郑在欢说,自己想在创作中讲好一些故事,大众能被故事所吸引。凭借着内心中这种原始激情,他开始了自己的创作。莫言说:“认识自己故乡的办法是离开他。”当郑在欢远离自己的故乡,他开始回忆自己的故乡,那些朦朦胧胧的记忆,又被重新打捞,顺着他的文字,自由流淌。

2017年,郑在欢关于自己故乡——驻马店的故事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本介乎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的故事集,是在他的成长中,所遇到的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也是他想写的最贴近于自己,且最熟悉的故乡生活。郑在欢的创作之路虽由青春文学开启,却又与他们迥然不同。郑在欢想让大众了解到,不同于韩寒、郭敬明笔下,忧伤、叛逆、小资、具有情调的都市里小青年的青春生活,而是另一种伴有现实与苦涩的乡村世界,甚至那淡淡的苦味只有成熟后才有所察觉。

在创作时,郑在欢表示,他不喜欢一些拗口难懂的文章,他觉得作品让人读起来,越是接近日常越好。这种创作美学的追求,来源于他的经历与经验积累。他的语言轻快,不累赘,读起来带入感很强。书名虽为《驻马店伤心故事集》,运用了极具地域色彩的名称,但他自己也强调:“我写的并不是只给河南人看的,我的写作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我不想写仅仅有‘河南味’的小说,这样的写作就太狭窄了,写作还是应该视野更宽泛一些。”

因此他的写作语言,并没有大量运用方言创作,而只是有些地方保留一些河南话,以增加语感。还有一些用词组合十分别致,并且能够被普通话所吸纳,他便有意识地采用这些,比如“熊蛋”这一形容词,是搞笑的意思,和普通话比较契合,就给保留下来。

“作家创作,不能现在写出的东西,与八九十年代甚至更早之前创作的没有区别。”郑在欢说,把握住时代脉搏的作品才能受大众喜爱。

准确的抓住时代特征,在作品中的体现是有要求的,要体现时代的精神内核,体现出现代人的精神面貌与生活状态,这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对作家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对郑在欢这位年轻的90后作家来说,也是一个难题。这与作家的敏锐度、积累度、天赋与才华息息相关,能够准确把握时代脉搏,创作出属于时代的东西,就是能经受时间考验的好作品,也是对年轻作家的考验。“一个作家能否把握时代脉搏,能够让大众看得津津有味,而不只是在圈子里的小范围传播。”郑在欢说。

文字作为载体不会消亡

现代社会的娱乐性特征,促进了大众媒体的发展。相对视频等新媒体形式上的直观性,文字处于一个相对比较劣势的地位。郑在欢作为一名写作者,他的工作就是每天与文字打交道,对于这种现象他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他认为,所有的新媒体,如抖音、快手等视频,它们形成的过程同样属于创作范围,既然是创作,就要有文字思想,所以,文字永远不会过时,更不会消失。

自媒体也是以文字与文学为根基的。“比如说直播这个产业,是一个群体和受众非常大的产业。他们每期视频制作,在背后都会有一个策划团队和创意总监的,整个团队是有很强的创作能力的,他们是有这个文学素养,有讲故事的能力。”郑在欢觉得文字内核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形式载体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接着举例说:“这些视频等新形式,只不过把从电脑前的写作,变成了去深山里挖野山参、找小动物,他们把这个过程对大众展示出来。”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创作的一种,只是将文字换了另外一种形式。

郑在欢认为,作家的创作,要能够“让路过的人都停下来”,让行色匆匆的赶路人停下脚步,津津有味地听完或者看完你的故事。写作,就是想着如何把这个故事讲得精彩,文字作为一种表达自我的载体,连接人与人关系的桥梁,是永远不会消亡的。郑在欢在《驻马店伤心故事集》后记中写道“所有故事都是人活出来的……”只要有人在,故事就不会停止,所有的文字,都是关于人的,而正是这一个个鲜明的人物,才构成了一个个生动的故事。

【圆桌谈】

@作家 曹寇:依我之见,郑在欢的小说应该成为这个时代最畅销的故事,残忍、沉痛,却又极其有趣,完全吻合这个世界存在的现象和本质。当然,如果不畅销,又似乎更加吻合上述。这不是悖谬,亦非硬币的两面,而是这个世界的幽默感再次发挥了作用。

@作家走走:郑在欢用一个一个人的片段展现了与其血脉相连的土地,现实与想象、生者与死者之间,模糊的边界,清晰的空白。

@作家 张楚:那时的《驻马店伤心故事集》还叫《CULT家族》,却写透世道人心,沉劲的力道如利斧劈朽木。我就想,这个看上去单薄瘦弱名叫郑在欢的男孩写了一部中国的《米格尔大街》,当然,也许比奈保尔写得还好。

@作家 余幼幼:同龄人中,我很喜欢郑在欢的小说。郑在欢就是把最让人避之不及的东西亮给你看,读后非但不觉得被冒犯,反而被故事深深吸引。

@豆瓣网友白展堂:从小说语言看起来,作者是那种天赋型选手,幽默感十足,并且这种幽默仿佛从第一个字起,你就能感受得到。这实在是一种奇妙的阅读体验。叙述上,作者有时惯常用一种类似相声“扑盲子”的手法,在你忧心短篇小说局促的物理空间不够其自圆其说时,他又总能不失活力地抽身回来。当然,在小说内容上,毋庸置疑的是,作者的生活经历应该说又实实在在助长了这种故事上的才华。

热门节目

致那些年这些人

致那些年这些人

笺池斋有声互娱

诉衷情

诉衷情

笺池斋有声互娱

盼与她

盼与她

笺池斋有声互娱

豪门赌徒

豪门赌徒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期娱乐指南(下)

暑期娱乐指南(下)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期娱乐指南(上)

暑期娱乐指南(上)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期出行指南(下)

暑期出行指南(下)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期出行指南(上)

暑期出行指南(上)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假觅食指南(下)

暑假觅食指南(下)

笺池斋有声互娱

暑假觅食指南(上)

暑假觅食指南(上)

笺池斋有声互娱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笺池斋有声互娱